廖天琪谈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巴黎会议:作家如何参与世界动荡局势并贡献一己之力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于1月21日至23日在巴黎召集了一年一度的会议。作为笔会的四个常设委员会之一,和平委员会肩负的重任与人类和平事业密切相关。2020巴黎会议关注的焦点主要围绕着一个主题:在世界动荡不安的局势中,作家们应当如何参与并贡献一己之力,来缓解危机。我们请出席了本次会议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委员廖天琪女士来谈谈本次巴黎会议的相关情况。

甘肃镇远图书馆焚书 中国读书人害怕

中国甘肃镇远县图书馆“销毁”“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引发震撼,许多人把它同中国历史上发生的两起恐怖事件联系起来,一则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一则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文革烧书禁书,视教书人为“臭老九”,迫害成千上万的读书人。

廖天琪:「一国两制」在香港几乎荡然无存




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会议刚刚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样,会议集聚了来自多方的中国人权卫士。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会议召开前向本台表示:会址之所以选择在香港,主要是将其作为一种探视中国国内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这一「风向标」标出了什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表述了她的看法。-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习近平大力提倡“中国梦”的价值观,并提出“中国式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习近平时代进行了怎样的定位?当下的媒体又处于何种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在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后,随着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展开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文化领域也随之呈现新气象。无论是思想言论、自由写作,还是媒体宣传等方面,均一改过去死气沉沉的局面,纷纷显现改革开放的局面。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称此一时期为中国版的“文艺复兴时期”。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先生就此一时期的中国媒体状况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谷歌欲为中国削足适履 忘了“不作恶”?

全世界都在疯传一个消息,全球第一大搜索引擎、2010年因不肯向中国审查低头而退出中国市场的谷歌,正计划向中国推出审查版搜索引擎。谷歌发言人拒绝证实,该集团未来是否将在中国推出审查版的消息,更加重了谷歌内部工作人员以及许多人权组织的担忧。

美中贸易战会动摇习近平政权的根基?

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之际,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周四借会见跨国集团领袖再批保护主义,并借机宣扬一带一路战略。习近平这是在拉拢不满特朗普关税计划的跨国集团站在中国一边,加大进攻白宫的火力,还是他的某种危机感产生的反射?有人把这场贸易战类比为当年里根发动的拖垮前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在上一次的公民论坛节目中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向大家介绍了他在作品《凶年之畔》拍摄过程中,对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的觉醒以及他们的维权行动的社会意义的再认识。如果说《凶年之畔》以写实的影像方式纪录了身处中国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从边缘人到自觉公民的成长过程的话,文海在同一时期完成的书著《放逐的凝视》则以文字的形式,纪录了中国独立纪录片最近20年间,在狭窄而又充满种种不确定性的环境下走过的道路。从不时受到警方骚扰的家庭放映,到蹒跚成型的本土独立影像节,从国际电影节获得的光环,到本土独立影像节的陆续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独特经历,见证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内心对自由表达的执著追求与官方舆论导向机器间的博弈,也同时反思自己在这十几年真实纪录中国社会现实过程中的个人成长。2017年3月底,文海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期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中国能使加拿大销声吗?

2016年6月1日,访问加拿大的中国外长王毅在记者会上被当地政治网站IPOLITICS女记者阿曼达•康诺丽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提问激怒,王毅斥责其充满傲慢与偏见,无视中国已成为人均八千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6月5日,中国驻加大使罗照辉在加拿大英文报纸《环球邮报》上撰文,敦促加拿大不要受人权问题蒙蔽而错过两国关系发展的黄金时期,称中国愿意与加拿大或其他任何政府讨论人权问题,但谴责“麦克风外交”,他说这“只会误导公众,损害双方利益并对合作造成不良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