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发展下特区是否不再特?

当今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 港珠澳大桥 已正式剪彩并通车。北京中央政府希望借此将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与曾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门这两个行政特区,与环珠江三角洲的9座内地城市联系在一起,打造一个可以与旧金山、纽约和东京湾区比肩的世界第四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并期望它在未来成为国际创新中心。中国政府的雄心自不待言,但经过港珠澳大桥需要三个不同的通行许可本身已经凸显出构建中的大湾区包含着三种在不同法律、税收、经济结构基础上的政治、社会与人文体制。珠港澳大桥造价昂贵,而它要连接的地区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飞速发展,大桥的经济效益前景如何?三种不同体制下结合在一起的11座城市经济发展互补性如何?北京中央政府期待的大湾区是怎样的轮廓?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关注珠江三角洲经济发展与区域合作议题的香港浸会大学社会科学院地理系教授杨春女士。

戴耀廷:香港实际上进入了半威权时代

曾轰动世界的香港雨伞运动落幕近三年之后,2017年8月17日,这场运动的三名学生领袖: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重新面对法庭,并被改判入监6至8个月。而在2016年,三人已经在同一案件指控中,以非法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名分别被判处社会服务令和缓刑,三人已经完成相关刑罚。但港府律政司认为这些刑罚过轻,提出了上诉。这项改判决定8月20日在香港引发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不少人认为这项判决更是一项政治判决,也有人担心会有更多人因为参加抗争行动而被加判重刑。最早倡议以和平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行动争取真普选的占中三子也将重新面对法庭。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是否在香港已经行不通?重压之下,香港社会民间抗议活动是否还有反弹空间?争民主力量是否还能凝聚力量?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最早发出公民抗命倡议的戴耀庭先生认为,在香港目前的半威权政府状态下,公民抗命也许需要调整方式,但香港人不会放弃民主理想。

香港主权回归20周年青年访谈之一:自由表达的权利是香港繁荣的基石

2017年是香港主权正式回归北京20周年。但官方庆典活动的隆重,与香港社会一再深化的撕裂现实形成难以掩饰的反差。从2003年的反国安条例23条的万人大游行、2012年的国民教育罢课风波,再到2014年香港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公民抗命运动,二十年的磨合似乎不仅没有拉近香港与北京的距离,反而扩大了双方的分歧,一国与两制似乎不再是一个可以共处的和谐整体,而是日显对立的两种认识,港人的中国人身分认同感在经历了2008年时的高峰后一再下滑,而2014年以青年人为主体的雨伞运动更凸显出几乎在主权已经回归北京的香港长大的青年对“两制”概念的执拗坚持。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就邀请还在读书的香港年轻人Frankie 来谈谈他对香港现状和未来发展的想法。

马岳:2017特首选举对选举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坏

2017香港特首选举遵循2014年港人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坚决抵制的方式落下帷幕。如果说这次并无悬念的选举只是备受港人诟病的小圈子选举的延续的话,同是体制内代表的曾俊华虽然落选,但他在竞选后期在民间赢得的广泛支持,也使得这次选举不同于往年。如何理解曾俊华广泛的民意支持?虽有北京鼎力背书却缺少民意基础的新当选特首林郑月娥在何种程度上可以兑现承诺,弥合香港社会的裂痕?我们电话采访了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马岳先生。

2016香港立法会选举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2016年9月4日,香港将举行主权回归以来的第六次立法会选举。如果说选举结果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香港社会人心所向的话,在港人与北京中央政府围绕特首选举方式改革而关系高度紧张、香港社会也陷入分裂的背景下,新一届立法会的构成也关系着未来四年这种紧张的关系将如何发展、特别是港人期待的特首普选和立法会普选承诺能否和何时落实。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向大家介绍观察这次选举活动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戴耀廷:推动反建制力量合作争取立法会议席过半

2014年持续79天的雨伞运动之后,香港显然并未恢复平静。2016年农历 中国新年发生旺角街头的警民冲突,其严重程度为香港历年来罕见,凸现出当地积蓄并深化的紧张关系。与此同时,在雨伞运动中已经明显式微的各路泛民政党,如今更面对不排除使用暴力、立场更倾向独立的本土力量的挑战。非暴力抗争理念是否在香港越来越失去影响力?泛民各政党与新生的本土力量是否有合作的空间?本土力量的成长是否会让北京与香港本已紧张的关系更添一分焦虑?2013年初最早提出和平占领中环、争取特首普选倡议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先生对民主前景仍然没有失去信心,也仍然不愿偏离非暴力抗争的理念,在呼吁民众大规模上街抗争之后,他如今似乎又重回议会政治的传统,希望推动反建制各党派共同努力,在2016年9月的新一届立法会选举中争取过半议席。

陶君行:维园六四烛光是向世界展示香港的良心

1989年4月中旬,北京大学生自发悼念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活动正演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当时由香港九所大专院校组成的专上学联组织百余人赶赴北京声援,并在返回香港后连续发起声援集会,并为在北京示威静坐的学生提供物资支持,在当年这些香港学子看来,香港的命运与中国息息相关。26年后,专上学联经历了2014年秋季雨伞运动的洗礼后出现分裂,首次决定不参加维园传统的六四烛光晚会,对香港是否有责任“建设民主中国”提出质疑。多年活跃于香港政坛的陶君行先生1989年正是香港专上学联秘书长。他接受了法广的电话采访,对现任专上学联不参加六四纪念晚会的决定深感失望,在他看来,维园的六四烛光是在向世界展示香港人的良心。

香港学联为何决定不参加今年的六四纪念晚会?

2014年秋季,香港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吸引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由香港八大院校学生会组成的专上学联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进入2015年,雨伞运动暂告平息,而学联正面对一场信任危机,香港大学、理工大学、津会大学和城市大学的新一届学生会相继以公投形式,决定退出学联。与此同时,由于一些大学学生会的反对,学联做出了不再参加今年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决定。4所院校相继退出学联无疑使多年来在香港民主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学联的影响力受到削弱,而学联不以学联名义参加六四纪念烛光晚会的决定让不少观察人士倍感失望,因为最近26年来香港一直是中国治下唯一可以公开纪念六四的场所,其意义非比寻常,而学联一直是这些纪念活动的重要参与者。在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之后,专上学联何以陷入信任危机?哪些因素引发了退联风波?哪些因素促使这些院校不愿参加传统的六四烛光纪念晚会?对于这些当年尚未出生的年轻人来说,八九六四意味着什么?我们分别对话采访了香港专上学联新任秘书长罗冠聪先生和最早宣布退出学联的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冯敬恩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