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学者程晓农点评香港政改方案被否

北京和香港特区政府苦心策划近两年的香港政改方案,在周四的一场戏剧性投票中被否决,香港泛民议员空前一致投下28票反对票、33名建制派议员在投票前集体莫名离席导致仅8票支持的难看投票结果,在这一被视为香港民主派与中南海的博弈中,北京为什么会失算?政改方案被否是否如一些评论所指是错失普选特首的时机、使香港民主进程受阻? 此次投票除了使香港泛民支持率飙升之外,对未来香港与北京的关系及香港的民主发展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本次专题节目,我们就连线旅美学者、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程晓农先生谈谈他的分析。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今年,柏林墙倒塌迎来30周年。30年前发生的这一历史事件,标志着东西两大阵营对峙的结束,也标志着战后德国分裂历史的终结。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的前夕,德国诗人与歌手沃尔夫-比尔曼的自传《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一书中文版的问世格外引人注目。

茉莉:香港的抗争远远超过香港本土,已成为世界民主的一部分

香港的抗争运动已经持续了四个多月。运动一开始以“非暴力不合作”为特点,但是持续不断的和平示威未能打动特区政府。面对当局的强硬立场,港民的不满情绪不断激化,抗争规模逐渐扩大并出现暴力局面。如何看待这场运动的实际意义?这场危机最终将以怎样的结果收场?曾经亲历了八九民运、目前生活在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019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在德国科隆举办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港人国际发声 矛头直指北京

香港反送中运动向纵深发展:特首林郑月娥宣布『逃犯条例』寿终正寝,示威者却意识到他们的核心诉求并没有得到解决,北京秋后算账的可能性高度存在。在他们眼中,保障香港自由的唯一可能性就是维持“一国两制”,而香港普选则是保证这一自由的前提条件。为此,港人反送中开始转向争取“真普选”、“争民主”,而一些有影响的港人开始为香港的民主自由在国际上奔走。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七月一日,香港再一次迎来主权移交纪念日。像往年一样,香港举行了“七一”大游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次“七一”大游行的规模,刷新了过去22年来游行人数最多的纪录。在经历了6月份的两次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法案之后,又有55万港人在七月一日这一天不顾酷暑、走上街头,高声疾呼 “撤回‘送中法案’、‘特首下台’、‘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等诉求。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