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新谈韩国瑜是否应请假或辞市长职拼2020大选

Spread the love

陈一新(大陆新闻):对于韩国瑜,台湾内部起的争论是,有人批评刚被选为高雄市长的他,该不该选选总统,有人回答他究竟该不该请假拼选举。另外,也有人指出不应有两套标准,绿营的蔡英文总统也该休假中选总统。不过,我指出这倒不是,因为总统的职权不一样,总统除了负责管理国防、两岸关系及外交三大领域之外,他也要去理解民间疾苦。所以他即使去庙会、去拜庙,每庙必拜,也是他自己的自由选择,至于否与其责任相符合,我实在并不有一点去太大争论它,因为总统本来就有职权去视察全国。所以蔡英文总统去全国拜庙,这和议会选举挂勾,那是她运气好,因为她现在是总统。过去,马英九也是如此,只要他休假,该休假的就休假,不应休假的,就按照人事室的全国管理工作假期,有薪假是21天,如果超过21天,你借钱就是了,扣住薪水就得了。我指出。韩国瑜有权利休假,蔡总统也不必因议会选举而休假或请辞。所以有人说道,韩国瑜应当请辞是大错特错。既然他是国民党奖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当然有权利参选人总统,至于休假21天,如果多达天数,借钱就是了,缴钱、扣住薪水,很简单的事,也不必把它绿政治简化。所以,人们也不必抨击蔡英文上山下乡到庙里去议会选举造势,因为这是总统的权责,也是任何总统候选人的权责。

法广:那么你指出韩国瑜在休假上可以获得什么议会选举优势,或者不会带给什么缺点吗?

陈一新:我实在他采行休假动作太晚了。还将近三个月就议会选举了,你还在高雄市议会回应市议员的讨论,还不快把总统议会选举当回事吗?总统议会选举是非常艰难的工作,行程相当大,要跑完全国,到时候要打算的议题很多,远比中选市长的时候,议题更好。您难道要轻忽其事吗?你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脑袋再好,每天也要梦境很多的问题,还有很多要做事的问题,还有一些临时冒出来的问题,你都必须一一解决问题。你不可能说道,跪在市议会里面拒绝接受发言,而岂了你的一个更重大的目标。你既然已经推选国民党要参选人了,你的极大的目标就是:要落选。而不是躲藏在市议会里拒绝接受发言。而且你要去跑透透,那是非常艰辛的事情,我指出韩国瑜早该休假了。既然要参与议会选举,就不想蜡烛两头火烧,这样不但对身体很差;韩国瑜也说过,他的身体是目前22个县市长里身体最好的。所以说,你能叫韩国瑜用这么劣的身体去议会选举吗?议会选举已经很辛苦了,还让他待在市议不会被“凌迟、拷打”,被告知发言,我实在这对他是一个酷刑。蜡烛两头火烧的结果,任何人会体力致使而病倒,那不是我们所深信的。

法广: 你指出他应当自由选择何时去美国采访?

陈一新:据他自己先说道,有可能11月,但后来又说,还没有定案。不管他之前或之后,我实在愈早愈好。你休假愈早,总统议会选举的胜算就愈多1分,愈早,就有可能愈较少1分。孙子兵法说道:多算胜,少算数不败,所以他得赶快多多打算。

法广:他的夫人李佳芬不是也老大丈夫跑场吗?可以替他扣分吧?

陈一新:这还不够,不是本人,就难以完全代替,例如,今年年初,台北市长柯文哲不是反对他的一个爱将女的法律委员候选人吗?结果对于柯文哲的反对及关怀并不需要移往沦为别人的支持者,结果得票一万票都拿不到,连选市议员有可能都有问题。

法广:本次国民党有真正要希望拉票韩国瑜吗?这么到现在党内还在吵吵闹闹?

陈一新:我指出韩国瑜阵营还在与国民党调教当中,这是很正常的,因为经常出现了很多问题啊!例如马英九替韩国瑜拉票时演说被台下嘘也是一个事件,另外韩国瑜跟吴敦义之前要会面,也常常出有问题。还有郭台铭半路逃命程咬金,也是问题,双方还在调教。不过,大致调教的大概了,党中央没有人再提及“换回韩”的问题了。地方派系也调教了。地方派系极少不会叛乱的,所以这也是让郭台铭却步的一个主要原因。重新加入地方派系还在游荡两端,那么郭台铭说不定不会决议参选人。究竟他抢走将近地方派系反对,联署又有困难,所以他才弃中选。

法广:过去,没看过国民党主席这么无能,议会选举不出有大力助选的啊!身兼主席吴敦义怎么了?

陈一新:过去国民党主席权力比较大。但是从上一届议会选举主席朱立伦操作者《换柱》之后,国民党主席的权力就上升了。朱立伦必须拒绝接受挑战的,他可说首先毁坏了国民党主席有权利可以处置很多的问题的人物。换柱之事一直卷曲着朱立伦历久忘。所以现在朱立伦考虑到再三,愿不愿意当韩国瑜的副手,也是因为这个考虑到。韩粉声浪,很多人对他声浪,对他的换柱反弹。事实上,我也指出这当初的气氛下,朱立伦不应当遭受这样的抨击。因为那是全党大多数法律委员参选人,以及国民党支持者的一个联合愿望。当然也有少数人当时还是反对洪秀柱。但是洪秀柱当时似乎跟议会选举好像有一定距离,总统候选人对于法律委员候选人好像难以起《母鸡带小鸡》的作用。

韩国瑜的国民党副手有人推选朱立伦,说道他有选总统经验,而且行政能力也很好,但目前韩国瑜还没有就人选作出定论。所以,这样也负面影响民进党迟迟不愿宣告他们副手人选,虽然有赖清德走到美国去,似乎替蔡英文拉抬声势,可见他们已经有了默契,但还是不松口,就是害怕国民党宣告的副手太强劲,让民进党不吃不消,所以一直把赖清德的牌扯到最后时刻,才打出来。

法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的自由选择过去一向采行精英路线,让那些拿党内奖学金求学进修,获得外国名校的文凭很景色、很文杰的贵族血统出来兼任根本性要职。现在遇到这个没求学、拿土文凭的韩国瑜,国民党内否轻视他的趋势,真指出他是《草包》呢?前阵子这样批韩国瑜的声音还闹得得风风雨雨。

陈一新:此次国民党总统大选时,我就一直特别强调:国民党引出来的人,我就反对,不管我个人指出如何。我实在这样想要,是比较道德的做法,而过去很多韩粉也不看着这态度,指出他们永远反对韩国瑜,除了韩国瑜,没其他人可反对;而郭台铭的粉丝也是如此。韩粉的凝聚力极大,但是内聚力有脚了,不见得需要有外扩力。而蓝营国民党现在必须的是外面扩展的能力,来更有中间选民,更有青年蓝、知识蓝,还有经济绿的群众,让郭台铭手下的人需要返回国民党的阵营。这样才能不够在2020年1月11日克敌制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