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必荣教授谈台湾大选后政局暨两岸关系

Spread the love

法广:您看这次台湾议会选举结果发布后,很多人实在《不可置信》,尤其败选的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中选前一周的几场议会选举造势活动不都很火热吗?不是都寄予厚望行业不会被选为吗?但结果这么落差这么大呢?(大陆新闻)

刘必荣: 对,此次比较感到吃惊的是落差这么大。其实,韩国瑜是否不会被选为,很多人是有保有的意见。当然铁杆子韩粉坚信韩国瑜不会被选为。但一般人还是实在,韩国瑜有可能还是没办法败中选,但是会差距那么大,一般来讲,有可能劣80万到100万中选票。竟然,蔡英文拿了800多万票,几乎刷新历史新高。我想要主要是下列几个原因,第一,就是中选前蓝营的拉票非常顺利,但这却让绿营有了危机感。本来有可能一些年轻人指出,既然不会输掉了,那就不必去选举了。但是,后来,他们有这种危机感,就实在《我一定要去选举》,因为蓝营有这么多支持者,那么一定要把绿营的票挟出来。所以几场相当大的蓝营造势活动,反而把绿营的票挟出来了,把一些有可能会去选举的绿营支持者挟出来了,这有可能是大家当初没想起的。第二,其实到了最终,还包括台湾的名嘴赵少康都出来喊出,出来敦促知识蓝要归队。因为我们在乎韩国瑜基本上是回头草根的,庶民的路线,那么在都会区里面,如知识分子,或经济业的老板,乃是的经济蓝,或是知识蓝,期望他们需要伤愈。可是在中选完了之后,你去订定,尤其是台北市的一些国民党籍的立委候选人,他落选后,扣除的票,以及在同一个选区里面,韩国瑜得的票,一较为后就找到,有些中间的或是知识绿的选票没现在到韩国瑜那边。这就是没挟出来这些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出来的票数与我们原来想像的不一样,差距这么大的主要原因。

法广:蔡英文政府在议会选举当中,以及从其掌权以来,我们经常可以看见台湾人民族群之间的断裂、老年人与年轻人的时代矛盾,有所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激怒。蔡英文参选顺利了,台湾社会的伤口,有可能调和、修缮吗?

刘必荣: 其实,对这个问题,我并不是非常悲观。因为以民进党的性格,除非他遇到非常强有力的反对党,他才有可能发散。要不然,民进党现在是完全掌权,而国民党衰败的情况下,民进党几乎可以《想做到什么就做什么》。那么,以他这样完全掌权,要做什么就做到什么的能量。你想要拒绝他能《自我克制》,我实在有一点无以。而且每次中选完了之后,民进党会堪称《要谦卑》。而我们在台湾,每一次都没有看见他们顺服。所以,既然每次都如此,这次我没理由坚信他们不会谦卑。所以这也就是为何到了中选后,然后国民党又难以有效地抗衡,而且如果国民党要等好一阵子时间,才能逐渐完全恢复元气的情况下,你后会看见民进党之后一党独大,之后比较粗暴,这是大家比较担忧的问题。当然,现在可以看见一些绿营的人的脸书,或是他们的支持者在脸书上演说,从他们演说当中一副要怎么杀掉,怎么受损害他们的想法,如果这些推选了绿营基层的人的一些想法,导致这样一个氛围,那么我们实在,在上头的人也就会有什么自我抗拒,所以这个裂痕后会愈来愈大。

法广:你看国民党是否就此衰败?

刘必荣: 国民党的问题有几个,第一,非常最重要的,国民党人才的断层,所以他必须要世代交错。也就是说,还包括此次国民党落选的这些法律委员,他们的年纪都大了,还包括一些明星级的法律委员,这一次的议会选举应当都有他们的最后一次了。下次应当要全部换回新的的梯队上去。民进党比国民党好的几个地方,第一,民进党有计划地培育年轻人,所以一个梯队一个梯队的培育,他们在民进党里的机会似乎比在国民党里的机会多。这就是国民党为什么对年轻人没吸引力的原因。第二,民进党这个政党的《复原力》非常快。你就是把他打跑在地上,他可以迅速的,如同变形金刚一样,迅速的做到重新人组,然后再出来,充满著了战斗力。这点是国民党望其项背的,国民党做不到这点。所以国民党必须在这方面强化。第三,其实,这次蔡英文在竞选活动的时候,你可以看见她有很多政策是不得人心的,可是为什么还是得很多票呢?这次还是中国大陆老大了个忙:香港问题、反送中的问题,或者两岸关系。其实,两岸关系对于台湾人来说,其实很多时候是个骗议题。因为蔡英文就算被选为了,她也不有可能真为的独立。那么,如果韩国瑜被选为,他也不有可能马上宣告统合。既然独不肯独,统不敢征,统独就是个骗问题。既然是骗议题,那么这次为何忽然逆大,好像很真为的问题呢?或者《芒果干》,或者说操作者《亡国感》,就是因为中国大陆压力远比太大,还包括一国两制、九二共识相等一国两制,大陆对台湾的产生压力,或者这个香港的问题,让蔡英文丢到枪,然后她可以把这个原来是骗的议题,操作者的很真。那么国民党教给什么呢?国民党必须教给,现在这个情势有800多万的年轻人并不花钱国民党原本的想法。所以国民党必须要有新的的阐述、新的的组织、新的的人。如果他的人也没有逆、他的阐述也出有不来,那国民党后会衰败了。

法广:大败中选后,国民党年轻人向吴敦义考验,要他辞职,你看情况不会如何持续发展?

刘必荣: 吴敦义一定得辞职,但他说道要根据制度,要向中常不会请辞。其实没这个必要,他就应当周六大败中选当天,立刻请辞,不必再拖3天,等到周三中常不会,感到懂,他就是没有参透。因为这个基本上是政治问题,不是法律、制度的问题,你就该留下来,让新的的人上去竞选活动、来率领。而且吴敦义这次仅次于的问题就是,国民党内部的估票,及估算选战完全都算数错。也就是说,他们在同温层供暖的时候,后会陷于一个过于悲观的情况。既然陷于过度悲观,所以还包括你的不一区奖提名也没很不俗的地方,所以你还是旧式的派系,势力、权力的重新分配。吴敦义还把自己放到《不分区名单》里面,还好这次他没有上去。基本上,由于他的私心,还包括很多人批评他为何要把具争议性的吴思怀放进名单里。当初国民党的一手好牌,可说你吴敦义自己想要出来中选总统,所以推开朱立伦,推开什么人,结果做得党内参差心,分化相当大,这就是你吴敦义要胜的责任,你该马上辞职,但他却没有辞职。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国民党改革机会的一个相当大关键点是,老一辈的人走不走,新阐述的经常出现,然后你有没办法对收到年轻人的想法。我实在,这三点需要做,国民党才能脱胎换骨。不然还是原有的国民党,一个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党,基本上是没用的。

韩国瑜虽然不同于国民党的陈旧派,但他现在无法迟疑,出来竞选活动党主席,否则就难以合理性他的整个做法。现在他必须全心把高雄市政做到一起,替自己积累更好的筹码,否则摸很差,后会让他过去的韩粉韩流消亡只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