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北京不可能接受香港示威诉求

Spread the love

何清涟:(大陆新闻)局势目前确实是让外界非常担忧,因为事态暴力更新,双方对此各有说法,这边反抗者说道 ,是警员故意混进抗议者中生产恐慌,好给当局生产反抗的借口;对方也说道,是这些抗议者(生产暴力),到现在可以求证的信息不太多。昨天,“德国之声”公开发表一篇文章,其中谈到很多引发相当大风波的消息,实际上是难以查办的。所以不是说道现在有了手机、短信、可以上载图片,就一定是真相,目前给这些做到新闻的人获取了极大的后遗症。可以确认的事实是,当局的反抗行动是越来越强硬态度,从港澳办开会了香港各界人士500人召开,具体表达了北京的意思,香港这边的态度确实是越来越强劲硬,所以目前大家好像也告诉,几乎是不有可能团结制造,就是这样一个状况。

RFI:从起初上百万人大集会到目前多地“快闪”示威游行停滞。示威的表达意见也从起初的全然反送中到明确提出还包括拒绝林郑辞职、独立国家调查结果警察暴力等五项要求,您怎么研究局势各方?北京有可能最后拒绝接受吗?

何清涟 : 其实我前面已经谈到了,不有可能拒绝接受,北京不有可能拒绝接受是基于几个原因,第一,香港的要求已经从反送中变为了“双普选”,集会中已经经常出现了这样一些口号–“中共高喊香港”,也就是有“港独”的要求,中共不有可能拒绝接受“港独”,也不有可能马上就拒绝接受“双普选”。而且大家都告诉,反送中第一阶段,中共确实是态度变质了,软化之后,是期望求出某种让步,这个事态就算过了。但是最终找到变质之后,抗议者佐证了共产党、习近平多年教导的一个思维定势,就是无法让步,若妥协的话,就是弃一尺,人家就要迫着你退一丈。这就是目前北京的心态。所以北京是不有可能拒绝接受这些要求。

第二点北京无法拒绝接受抗议者要求的原因还有通盘考虑到,目前(中国)有问题的不只香港这一处,新疆、西藏、台湾,这些问题都很相当严重。新疆现在外界说道已经变为了一个可观的集中营,中国当然否何谓,但是外界这种控告是特别反感;西藏多年来也是一直在反抗;台湾目前因为今年三月以来慢慢筹划的“鼓吹红色渗入”,再加上反送中的感受到,已经毁坏了在那边策画的“韩流”,即韩国瑜议会选举的岌岌可危形势,民进党是死里求生,所以就是“形势骤变”。在这个情况下,中共本来是不想要在香港问题上怎样,但是现在香港问题它显然出了一个妥协,结果没解决问题问题,反而显得更严重(从共产党来说,它指出自己已经做到了相当大的妥协。所以这几天的事态港澳办已经谈,“集会经常出现了恐怖主义苗头”,有人拿这个问题去回答香港付警务长, 回答他怎么看,他弃而不问集会到底到底恐怖主义,只是说道,“恐怖主义和集会还是性质有所不同的,我们正在紧密仔细观察”。很多人听得入了前面一句,指出他比较精神状态,还意识到集会和恐怖主义不一样;但是岂了后面一句“我们要之后仔细观察”。目前抗议者的示威行动并没有冷却的趋势,共产党的反抗也更强硬态度,所以目前就是这个局势,这个局势戏变为一场香港“六四”、比如进坦克游行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中共强力反抗其实是用不着必要为首军队,因为据我所闻,驻港部队从入驻香港那一天开始就自学广东话,专门开办班学谈广东话,如果要是香港事要值勤,他们门票的军事演习,几分钟就要到防港口岸,抵达事发地点15-30分钟之内,有的就必要从沙头角过香港,这些我都告诉。

香港人我庞加莱应当对此告诉,只是说道或者不说道,以及告诉得有多确切,所以(中国)不适当为首军队,披上香港警服就必要(军事行动)就讫了,而中国武警配有的那些警力本来就是极强的。

RFI:您怎么看在香港局势紧绷之际,范思哲、纪梵希、Coach等时装品牌纷纷因问题T恤衫被批而致歉事件?

何清涟:这也是中共的一种表态吧,就是(要表明)这是中国的内政,不管你们国际社会的事情。为什么它一定要寻找乃是美国这只“黑手”?,目前需要拿出来的乃是证据就是美国驻香港特别办事处的一个女官员闻了黄之锋他们。但是这个要作为一个坦白美国政府操纵香港的事情,我实在证据太脆弱,因为中国政府不是频密地和美国民主党认识吗?你不能说和民主党认识就是“妄图政治宣传”美国川普政府嘛。同理,美国派驻港官员会面黄之锋你无法就说道是反对“港独”吧? 因为你毕竟不知道他们说道了什么,你只看见他们见了面,而且到现在为止,美国白宫并没有传达要大力插手,川普已经具体地说过,这是中国的内政。

但是斯坦福大学的中国研究工作学者在“纽约时报”放了一篇长文,其中他讲得非常确切,就是期望香港的抗议者现在已经获得了阶段性重大胜利,应当考虑到长期反抗,以期超过目标,目前这样做再继续,他说到时候西方会有人“骑马着白马”来救回你,“我们(他所指的是美国)既没法律地位也没能力来介入香港的事情“。事实上确实是没没法律地位,如果你干脆说道有法律地位的话,那是英国有,香港是它的前殖民地,但是英国恰好比较高调,只在议会选举的时候,有可能因为梅首相要辞职,另外一些人要展现出,所以都大力地抨击一下中共在香港一些事情上的所作所为。但是你看见,新的首相下台以后,再也没有人抨击过香港的事情了。

美国只有一个东西(可以略有作为),就是中止香港的特别关税权地位,那这个是必须国会法律的,到现在为止,南希也只是表格个态,指责并且说道,如果要再次发生什么事情,再次发生暴力反抗的事情,我们要“重新考虑到香港的地位”,但是这只是一种严重威胁,目前为止没有沦为现实。

到现在为止,习近平处置香港问题没干中共的套路:一方面谴责外国势力插手介入,另外一方面就说道是中国的内政,他国不得介入,然后就是对待抗议者,严重威胁暴力不断地更新,压力也不断地增大,期望逼退(示威),我实在目前的情形就是这样,但是确信这件事共产党屈服,我实在香港的抗议者把目标以定得太低了一点。

RFI: 威停滞两个多月,对香港经济、及未来国际香港地位的负面影响,已经常出现一些感到忧虑的数据,香港反送中危机解决问题的出路不会在哪里?

何清涟:目前看是这样,一种有可能是抗争者虽然是无中心,但是这些无中心的中心需要作出一个斋藤的决定,宣告示威已经获得阶段性重大胜利,暂时整补一段,以后应战,不想造成事态更新。还有一个就是停滞在坚决这种(示威),结果不有可能是北京屈服,那么香港后会变为一个半军管的地方,结果就真为的有可能是国际社会不不愿看见的、也不是香港人不愿看见的。而且有一点,香港的抗议者一直拒绝国际社会插手,并且说道不坚信有人仆街,国际社会还绝望?他们还是应当想到阿拉伯之春,阿拉伯之春的问题不是仆街的问题,因为世界各国其实确实是介入有心无力,欧洲一个难民问题,还有法国的黄马甲,德国的难民问题经济衰落,英国也是一个弃欧做得四分五裂,除了弃欧没有别的事情干,也腊不成别的事,然后美国也是这个样子,党相争非常白热化,目前各国都有正处于懦弱介入的时候,有心不得不,所以就是香港的抗议者的肩旁是分担所有的压力,所以国际社会大家看著生气,不能是敦促,敦促中国政府不想用于暴力反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