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冠病毒无症状患者的“神传染”

Spread the love

在短短几天中,武汉新冠病毒不断显现“神传染”的特性,可谓“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人“中招”。中国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上周日指出,从观察情况来看,这类病毒在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一些患者在发病之前可能就已经把自身携带的病毒传染给了他人。部分“武汉肺炎”患者早期体温正常,轻症病例较多,存在隐性感染者,这些“行走的传染源”让防控难度陡增。一些流感患者在病毒潜伏期没有出现症状,却已经具备了传染能力。在这一点上,武汉新冠病毒与流感病毒类似。(大陆新闻)

据报道:在河南安阳出现一例确诊病例,其中5人是亲属关系,但均无到武汉旅行和居住过,其中3人曾与从武汉回来的一位女性家人接触,他们分别是该女子的父亲和2个姑姑,但该女子至今却没有出现任何新型肺炎的症状。该病例说明:在被感染者尚未出现任何症状之前的潜伏期内,却有可能把自身病毒传染给他人。

此外,国际间交流引发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例也在证明这一病毒的巨大传染力。日本最早确认的4人感染,均是来自武汉的游客,但日本国内新发现的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之一是居住在奈良县的大巴司机,60多岁,并没有访问中国的经历,但在1月份2次搭载了从武汉市来的旅行团。

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28日上午10点举行新闻发布会,详细说明周一(1月27日)晚间确认的德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病例。该德国病患为33岁男子,在上周的一次公司培训会议上,与一名中国女同事有接触而被感染。后被查出:这名中国女同事虽然来自上海,但在来德国前刚与住在武汉的父母见过面。如果说几天的培训接触会发生感染,这位男子最近至少与40多人有过密切接触,包括上幼儿园的孩子。这些人都被建议留在家里持续观察并进行检查。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8日上午召开记者会,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表示,目前观察到一些没有症状、但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感染者,还有一些病人发烧不明显,偶尔乾咳或无力;从传染病规律来说,这些病人也具有一定的传播力,因此对防控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和複杂性。

由于无症状感染者主要是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现的,所以一旦被发现,都应按要求进行居家隔离和医学观察,不能随意到公共场所自由活动,保证对传染源的控制。

新冠病毒在武汉的疫情传播程度表明,它不仅具备了持续人传人的能力,而且有时会来去无踪。关于其传染能力,英国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员上周六发布报告估计,截至1月18日,每个“武汉肺炎”病例平均传染了2.6个人。这意味着,当局要阻断六成以上的传染才能有效地控制疫情。

基于从武汉出发的国际旅客总量和境外病例报告,这些研究人员还估算,截至18日,武汉共有4000例新冠病毒病例。这与28日中国新确诊病例4515例的官方数字相比,只低不高。

报告说,只有传染率降至1以下时,新病例的数量才会逐渐减少,最终得以平息疫情。鉴于这类病毒传染率的估算值日前仍然高达2.6,研究人员目前尚不清楚“武汉肺炎”疫情能否在中国得到控制,这将取决于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采取的防控措施的有效性。

除了台湾8例以外,新型冠状病毒的国际病患累计已经有69例确诊,分布于16个国家,新增国家为柬埔寨、斯里兰卡及德国。分别为泰国14例、香港8例、澳门7例、美国5例、澳洲5例、新加坡5例、马来西亚4例、日本6例、韩国4例、法国3例、越南2例、加拿大2例、尼泊尔1例、柬埔寨1例、斯里兰卡1例及德国1例。

较乐观的分析认为:从武汉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以及对人体的适应能力来看,它要比非典病毒快很多,但这可能意味着它可能消失得也快。

不过,悲观的国际研究认为:“武汉肺炎”病例仍然可能会在近期呈指数增长。英国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估算,如果疫情在武汉持续不减的话,到2月4日,仅在武汉当地就会出现19万左右的病例,并且这样的传染规律也会在中国其他城市建立起来,而病毒的境外输出也会变得更加频繁。

来自武汉医院的报道显示:医院仍然人满为患,有病得不到诊断,诊断后得不到隔离和住院治疗,种种怨言载道见于网络和媒体。虽然每天的病人数字大幅增加和向上爬坡已惊心动魄,但多方仍质疑中国的疫情数字远远低于实际数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