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武汉肺炎的科学论文引爆争议 究竟谁在甩锅

Spread the love

这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提供了有关这次迅速蔓延的疫情直至目前最为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该文的作者都是中国权威卫生机构的专家,也负有相当的行政责任,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和湖北疾控中心主任杨波。(大陆新闻)

引起较大争议的是该论文提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在12月中旬就已在武汉出现人传人,“密切接触者之间的人际传播从12月中旬开始已经发生,并在此后一个月内逐渐播散“,但武汉市卫健委直到1月11日通报还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16日改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另外引起较大争议的是论文指出武汉在1月1日至11日、12日至22日期间,分别有7名和8名医护人员感染,但直到20日,也就是习近平在对应对疫情正式表态后,中国防疫专家钟南山受访时外界才知道有15名医护人员感染一事,而武汉卫健委更是迟到21日才对外通报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在微博质疑:“这是我第一次实锤看到明白无误的证据,新冠病毒人传人的证据被有意的隐瞒了!”这位教授以指控的语气发问:“是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为了发表论文,对数据密不外宣?是武汉市政府为了某些需要压制数据的公开?还是什么情况?”他进一步质疑:“作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们比公众早三个星期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他的这一帖子目前已被删除。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专家张作风对『知识分子』表示,中国的一些学者短时间内在多个国际知名杂志发表了文章,从论文披露的数据信息来看,有很多完全可以在疫情爆发初期就用来指导这次新发传染病的控制。

这篇论文的出炉加之专家的质疑在网络引起震惊,在第一时间,这些质疑几乎都是对着科研人员而去的。网民质疑的核心问题是,科学家是什么时候知道2019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为何是在国外期刊发表而不是更早地向国内民众说明真相?还有一种说法是科学家们深知这样的论文无法在国内发表,才”曲线救国“,”去国外披露真相“。似明显有为科学家开脱的意思。

面对质疑,中国疾控中心周五提出四点说明,指出论文是根据截至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所做的回顾性分析,所有病例中论文撰写前已向社会公布。论文中提及的15名医务人员感染病例也分别有钟南山和武汉卫健委在20日至21日向社会公布;论文提出的去年12月份即发生了人传人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疾控专家使用”回顾性“来解释并不存在科学家早就知道疫情而隐瞒真相的问题。『新京报』就医务人员感染采访该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武汉协和医院首批感染的一名医生1月16日已入院治疗,当日国家疾控中心没有接到医务人员疑似感染的消息吗,冯子健表示“不是特别清楚”,记者问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不是可以将传染病信息2小时之内直达国家层面吗?冯子健回答“网络直报的启用没有那么早”,因为武汉肺炎是新发疾病,传染疾病报告目录里没有,调整网络直报系统设置,人员培训需要一个过程。总之,他否认有关中国疾控中心隐瞒数据的质疑。

在上述论文引发争议后,也有一种观点认为,不要失去重点,把矛头对准科研人员。问题的根源在于权力。关于这一点,即便是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时解释为什么没有及时披露疫情,他称”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他之后,武汉湖北的官员都做出了类似表态,被网民讥讽为”甩锅“。

有网民认为,科学论文披露了两个关键事实,一是一月份就有425个确诊病例,而武汉市1月20日公布了198例;二是一月初即证实人传人,从北京直到地方20日才公布,这显然暴露了中共官方从上到下都在说谎。

一位自称是高福院士的学生出来替国家疾控中心辩护,他指疾控中心12月31号正式参与本次疫情,1月6号确认二一级响应,8号宣布,10号公布序列和诊断试剂,15号提高到最高级,疾控响应符合规范。另一位网民则写到,“高福院士没有错吗?不见得。作为疾控中心的主任,没有及时将疫情公布,没有更加及时地提高病毒的危险等级,这些都是高福的锅,或者至少一部分是他的锅,但这,是他作为行政人员的错误,而不是作为科研人员的错误。”

另有网民质疑,为什么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东西指向技术专家和国家疾控中心,就是为了替最高层甩锅,技术专家无权决定信息公开,这次疫情最关键的是不及时公开,是国家权力压制真相,现在还在制造混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